伤感爱情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爱情故事 > 伤感爱情 > 武田先生在中国

武田先生在中国

收藏 作者: 老孟 文集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3-11-26 阅读: 在线投稿

  飞机如一展雄鹰在蓝天中飞过,逐渐扑向地面,捕食地面上的猎物。
  
  武田一雄拉着皮箱走出了飞机场,是第四次来到中国,他对中国这片土地有说不出的情谊,他坐在出租车里拉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他兴奋地发出一声尖叫:“喔~北京真是太美了!”
  
  司机说:“兄弟,我们这里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今天你就在这里玩个够吧。”
  
  “武田叔叔回来喽!武田叔叔回来喽……”村里的小孩活蹦乱跳地向其他人报告,武田拿出两包糖给了两个小孩,可其他的小孩还想要他说:“行啦,我真的没有啦!。”
  
  还有一个小孩跑到了张悦的家门口,看见张悦的母亲就有模有样地敬个礼说:“报告!武田叔叔回来了。”
  
  张悦的母亲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她说:“他在哪?”那个小孩一口军人的话说:“报告,就在大道上,已经被我们拦截了。”
  
  “他快让他进来!”张悦的母亲放下手里的活急忙站起身去迎接他。
  
  这时,张悦跑过来说:“妈,什么事啊?”
  
  “哎呦,是武田那小子回来了。”
  
  张悦听了以后大吃一惊,这时,武田已经走过来了,武田说:“张悦,阿姨,我回来了。”
  
  老太太急忙说:“可终于回来了,快进屋吧,我们刚要吃饭呢,就等你了。”
  
  一路上三个人有说有笑,走到了大门外武田看见了张悦的父亲站在门口扳着脸,那张脸看起来有点吓人,张悦和***也看见了老爷子,可张悦的父亲没出来迎接他,转身就进屋里了。
  
  张悦的母亲说:“他是一把年纪了,老脾气几十年不改,别介意啊。”
  
  “哦,没事,阿姨,我们进屋吧。”
  
  三个人走进了屋里后炕头上就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些饭菜和碗筷,张悦说:“快坐吧,我们就等你了。”
  
  “哦,快吃吧,一会饭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武田发现张悦的父亲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吃着,从来都没有理过武田,武田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又给他倒酒,可还没等倒上酒,他就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了下去,这让武田感到万分尴尬。张悦说:“你就自己喝吧,以后都是一家人就不用客气了。”
  
  “那好吧,那我就先干了。”说完,他一口喝掉了自己酒杯里的酒,张悦的母亲问她:“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武田说:“我们在日本大学里认识的,当年你们送她去日本留学,我也刚刚进入大学,我不会汉语,还是我特意为了她学的呢,呵呵。”
  
  “你看看,多好的孩子啊,老头子,你那思想落后了。”
  
  可老爷子根本没听进去,他放下筷子说:“行了,我吃完了。”说完,他倒头就躺在炕头上了。
  
  吃完饭,已经是黄昏了,张悦的母亲打扫院子,这时,武田跑出来说:“来,阿姨,我来。”武田接过扫帚便开始扫地,老太太说:“哎,好,注意点哦,别弄脏了裤子。”
  
  “放心吧,我在日本也经常在农村干活。”
  
  这时,村子的大道上来了几辆车,武田停止了扫地,他抬起头看见几个穿黑衣服的人走了过来,武田站起身来,对方的其中一个人说:“有人想见你。”
  
  武田冷冰冰地回复他一句:“对不起,没兴趣。”说完,他继续扫地。可那个人说:“你是对我们不感兴趣呢,还是对你这个破屋子不感兴趣呢?”武田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说:“这里是中国,由不得你撒野。”
  
  他说:“别忘了,这里是农村,就算你打电话报警,警察也得要两个小时才能过来。”
  
  不知都说了什么,没多久,张悦的母亲就看到武田和他们钻进了车里,她急忙上前喊他:“喂,都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
  
  “阿姨,你下回去吧,我等一会就回来。”
  
  张悦跑出来问:“妈,怎么了?”
  
  “不知道啊,来了一群人把武田带走了,他说等一会他就回来。”
  
  老爷子在后面骂道:“你看看你找的对象,还是个日本人,这回看你怎么办!”说完,他转身摔门就走进了屋里。
  
  锤子重重地打在了武田的肚子上,又一棒子打在了他的下巴,他猛地抬起了头突出一大口血,血喷得一脸都是,武田被捆绑在两桩木头之间,棒子每打在他身上一下他都会发出一声疼痛的叫声,而他面前的管村则像看一出好戏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被打。
  
  武田一头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管村站起来,走过来说:“一个曾经的亲如兄弟的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自己的敌人,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吗?”然后,他上前用脚尖抬起武田的下巴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是为了那个女人吗?”武田说:“不是,你懂什么?要想让别人爱自己不是争霸世界,而是先让自己爱别人。当初广田雅子离开你就是因为你的心中充满了对别人的仇恨。”
  
  管村赫然想起来他曾经和广田雅子在一起的日子,刚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广田雅子就慢慢地离开了他,还和别的男生恋爱了,而管村一直都认为是他太懦弱了,只有征服别人才能收回她的心。
  
  “你给我闭嘴!”管村大叫一声,他接着说:“你忘了我们曾经是在一起的兄弟吗?你说过你最讨厌中国人,你还说以后我们要一起为天皇效力,你还说这个世界是日本的,我们还开玩笑的说要征服这个世界,现在你反悔了?”
  
  武田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上海流着血,他说:“我没忘,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世界不是只有强者能生存的,有爱的人也能生存,你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夺取别人的性命,你不觉得你活着危险吗?”
  
  管村突然掏出枪对着武田的头说:“如果我打死你,你还认为这世界上有爱吗?”武田没有回答他,管村转过身,拽出松本说:“松本,多亏你了,你会成为全日本人最骄傲的人。”武田看到松本低着头被拽出来,他对着松本大骂:“松本!咱们俩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你居然出卖我?”
  
  松本哭着说:“对不起……是他们逼我的,我也没法……”武田又看向了管村,管村说:“这附近有一座展览馆,明天将会有二战时期的文物展览,我的想法就是阻止这次展览。”
  
  武田说:“你以为你能阻止得了当初日本人发下的罪行吗?你以为当年那些罪行会被中国人忘记吗?”
  
  他蹲下来说:“要是让他们忘记二战那段历史恐怕比登天还难,但我们可以让他们质疑,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我们在这方面的宣传,到时候会有很多中国人都质疑他们国家的那段历史。”
  
  然后,他拉着松本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说:“松本,你为日本天皇效力是日本人的英雄,我希望你能像神风敢死队的队员们那样英勇。”松本一看那张桌子,那上面是一串炸弹!松本立刻就哭着说:“你……你这不是让我***吗?”
  
  “不用怕,只有一瞬间,忍忍就过去了,你想想当初我们有多少英雄为了我们的国家发达献出了生命?”
  
  “不……我不想死……我还要念书,我还有我的父母,我不想丢下他们……”
  
  “放心吧,明天你只是威胁住那些警察就行,等我们完成了任务你就和我们一起回来,我们不会丢下你的。”
  
  第二天,张悦一家人在吃着早饭,张悦的母亲说:“这孩子干什么去了?你给他打一下电话。”
  
  张悦拿起手机给武田打过去了电话。
  
  而这时,武田正和管村坐在同一辆车里,武田的手机响了,管村说:“接电话。”武田拿起手机接起了电话,张悦说:“你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都吃饭了。”
  
  武田看了看这周围说:“哦……没事,我和朋友们有点误会,你们先吃吧。”然后就放下了电话。
  
  张悦放下手机仍然感到不安,张悦的母亲问她:“怎么了?他说什么?”
  
  “他说他和朋友有点误会。”
  
  这时,传来了张悦父亲的大嗓门子:“哼!你看看你找的男朋友,明天你还是和咱们村子的张磊结婚吧,我看那小子还不错。”
  
  “你少说两句吧,哪都有你。”张悦母亲说了他一句。
  
  他放下了筷子说:“一会我去张磊他们家,你必须嫁给张磊,免得你整天惦记着那个小日本鬼子。”
  
  武田坐在车里,手里拿着手枪哆哆嗦嗦地等着,管村坐在他旁边,看到他全身都在哆嗦。
  
  这时,一辆卡车开了过来,一群人都跑过去帮忙搬箱子。管村看到了,他对着对讲机说:“好了,东西到了,开始行动!”
  
  他们钻出车端起枪对着那辆卡车开枪,“啪啪啪啪啪……”十几只枪对着卡车开枪,他们把搬货的人都打死了后,管村跑向那辆卡车,然后从风衣里拿出一颗炸弹扔进了卡车的底下,然后他捂着脑袋急忙向回跑——“哄……”一声巨响,一整辆卡车瞬间被火吞噬……
  
  这时,警察、记者都来了,管村他们用枪打碎了博物馆的门玻璃,然后他和几个人跑了进去。那些警察刚下车就被松本挡住了,他们看见松本身上捆着炸弹,手里还拿着一个遥控器,他吓得双腿不停地哆嗦,尿从裤脚里一点一点流淌下来。那些警察喊:“把遥控器放下!”
  
  松本吓得直哭:“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想这样……”而他身后的武田也是一脸无奈,武田用枪指着那些警察,而武田的后面却还站着一个人用枪指着他,后面那个人说:“你让他们后退。”武田无奈地喊:“后退!你们全都后退!”
  
  记者们纷纷拍下这一场景,而张悦此时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的电视上看到了这条新闻,她看到武田拿着手枪威胁那些警察,张悦顿时大惊失色。
  
  管村他们从博物馆里出来后博物馆里立刻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时从街道的另一端来了一百多警车,管村大喊一声:“快拿武器!和他们拼了!”管村带着十几个人一起从车里拿出几把AK47转过身便向那些警察开枪扫射,那些警察也立刻反击,子弹不断在身旁爆炸,空中还有一架直升机朝地面开火,管村他们躲在车后向他们射击,“哄……哄……”两声爆炸,他们前面的两辆警车瞬间被炸飞三层楼那么高,这时,一个警察扛起了火箭弹对准他们,管村看见火箭弹急忙叫他们:“撤退!快撤退!”“嗖——”一声巨响,火箭弹把管村的那辆汽车一瞬间化为了灰烬,巨大的气浪把他们几个人吹飞了十几米远。
  
  “我不干啦!我不干啦!”松本扔下了遥控器飞快地冲向了那些警察身边,那些拆弹专家急忙围上来七手八脚地帮他拆炸弹。武田猛地转回身抢夺下来他身后的那个人的手枪,然后朝他开了两枪。
  
  管村飞快地钻进了一辆新车里,其他人也跟着钻进了车里。而松本正在让拆弹专家帮他拆掉身上的炸弹,突然!他身上的炸弹灯全都亮起来了!松本大叫一声:“天皇必败……”
  
  “哄……”一声爆炸把松本炸得粉碎,还有他身边的拆弹人员,他们有的身体四分五裂,有的双腿被炸飞,只剩下半个身子趴在地上还咬着牙痛骂着:“小日本鬼子……”
  
  武田愣住了,他猛地转过身看见管村的手里还有一把遥控器——是他按响了炸弹。武田发疯似的朝他跑去,一边跑一边开着枪。管村诡笑一下开车就走了。
  
  “站住!别动!”警察们立即围上来,上百只枪口对着武田,武田急忙举起枪说:“别开枪!我是被逼的!我没杀人!我是被逼的。”
  
  警察局里,武田不停地叫喊着:“我是被逼的……这事和我没关系……”然而,他面前审问他的刑警却说:“小日本鬼子,你还嘴硬,你看看这是什么?”他扔过来一张照片,照片掉在了地上,但武田依然能看得清楚,那是他用枪威胁警察的一张照片,“这是记者拍下来的,你们真是胆大啊,光天化日就干来闹事?”那个老刑警说完。武田仍然大喊:“我都说了,我是被逼的,如果我不从我就会被他们打死,这都是管村安排的……”
  
  “管村……”老刑警说出了这个名字,他和旁边的警察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他接着审问:“你和他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我都说了这和我没关系,你们还问什么!”
  
  突然,武田的手机响了,武田一愣,面前的老刑警说:“接吧。”
  
  武田拿出手机接了电话,电话里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他听得出来,这是张悦的声音,所以他说:“哦,我和朋友们有点误会,我一会就回去了。”
  
  电话那头显得有点急:“你还在骗我?我在电视上都看见你了,我以为你会诚恳地回答我,没想到你到现在还在骗我。”
  
  “不,张悦,你听我说……”
  
  “算了,不用了,我告诉你吧这个月的二十号,我就要和别人结婚了,是我爸爸给我介绍的对象,可你知道,我只爱你,我不爱他,如果二十号这一天你仍不回来,你将再也见不到我了。”
  
  “喂!喂!张悦!张悦!”
  
  电话那头已经挂了,老刑警说:“怎么了?你的家人?”
  
  武田说:“我的女朋友,你们快放了我,我有急事,我真的要回去。”
  
  “混蛋!”老刑警站起来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到现在了你还执迷不悟,你们日本人就像臭虫一样,你以为你们这样做就可以掩饰掉你们曾经犯的罪行吗?你们这些个右翼臭虫,打死你们都不反省自己的过错,我现在就让你等着***吧,押下去!”
  
  几名警察过来把着武田被拖出去了,武田一边挣扎一边喊:“我真的是被逼迫的!和我没关系!求求你让我回去,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到了拘留所里武田每天不是撞墙就是逃跑,他像疯了一样一边用头撞墙一边喊:“我求求你们啦……放我出去……我求求你们啦……我求求你们啦……”他的头都撞破了,可每次都是被拘留所里的人员连打带踹地把他捆在了院子里的椅子上,捆在椅子上他仍然地喊:“放开我!我真的有急事!再不放开我就晚了……”
  
  有的时候大夏天的就把他放在太阳底下用绳子捆在了椅子上暴晒,直到他嘴干唇裂才不喊了,到了晚上看守所人员才把他拖到屋里去。
  
  还有一天夜晚,原本拘留所里所有人都睡觉了,突然,高墙上冒出一连串的火花。“有人要逃跑!有人要逃跑!”不知道谁喊了两句所有的拘留所警察都出来了,那些警察跑过来一看他被高墙上的电线电下来了,然后他们扑上来一顿拳打脚踢,不一会,武田被打得脸上鼻青脸肿的后又被拖进了拘留所屋里去……
  
  直到有一天,其他人都起床叠被子了,而只有武田没有起床,不一会,拘留所里的人跑过来摸了摸他的头说:“糟了他得病了,得送出去治疗。”
  
  在医院里,武田醒来了,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这里有一名拘留所里的警察还有两名实枪荷弹的特警,那个警察对那两个特警说:“这是个危险人物,你们一定要倍加留心。”武田看到墙上的电子日历上显示着今天是二十号,他想起张悦在电话里说过的话:“我告诉你吧,这个月的二十号,我就要和别人结婚了,是我爸爸给我介绍的对象,可你知道,我只爱你,我不爱他,如果二十号这一天你仍不回来,你将再也见不到我了。”
  
  不一会,护士过来给他拔针,护士先是接下了他手背上的白医用胶布,然后一把拽下了针头。突然武田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拽住了护士的脖子,另一只手夺过了针头,然后把针头放在了离护士脖子很近的地方。那个警察说:“你要干什么?”
  
  “把你们的枪都朝上!快点!不然我用针扎进她脖子上的大动脉里,快点!”
  
  被劫持的护士都吓哭了,而这两位特警不得已把枪口都朝上了,然后武田又说:“给我你的车钥匙还有一把手枪。”
  
  那个警察扔给他一把钥匙,武田一把接过了钥匙,“还有一把手枪,我不会伤人的,你们相信我,否则她就没命了!”那个警察拿出他的配枪,还特意给武田看看里面是实弹,然后安装好了后扔给了武田,武田挟持着护士一点一点走到了医院的外面,医院的外面围观了很多人,武田说:“都给我让开!”突然,他朝天开了一枪,吓得周围的人都散开了。武田说:“等我办完了事我会回来自首,如果你们听我的我完全不会伤害任何人。”说完,他钻进了那位警察的车里,还有那名被劫持的护士。
  
  武田开着车飞快逃跑了,那位警察对着对讲机说:“他出去了,派便衣跟着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当场击毙!”
  
  武田开着车载着那名护士,那名护士吓得不停地哭,武田安慰她:“我是被逼的,我不是坏人,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车子飞快地行驶着,他问护士:“你有手机吗?”
  
  “有……”
  
  护士递给他一部手机,武田接过来打给了张悦。与此同时,张悦一家已经准备着她和张磊的婚礼了,张悦坐在镜子前身穿婚纱,化妆师给她化妆,可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到一丝喜悦
  
  这时,张悦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陌生人的,他接起电话问:“喂?你好,哪位?”
  
  “我是武田,你在哪里?我要和你讲清楚……”
  
  张悦说:“化妆师,我有个重要的朋友,我们要说点悄悄话,麻烦你先出去一下。”
  
  “好了,你们慢慢聊哦,我先去看看新郎。”说完,化妆师就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张悦了,张悦说:“今天是我的婚礼,我现在就在锦绣小区的二单元,五零二,我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要求你十二点过来,否则我将会从这座楼的楼顶上跳下去给你看!”
  
  “喂!张悦!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没等武田说完张悦已经放下电话了。武田发现前面堵车,他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如果开过去恐怕要一个多小时,他看已经来不及了,就把车扔在了一边自己跑着过去。
  
  武田在大街上一边跑一边喊:“张悦!你一定要等我回去!你一定要等我……”
  
  而张悦自己在房间里偷偷地喝着啤酒,她喝得醉醺醺的,她又拿起那束玫瑰花,对着玫瑰花说:“玫瑰花啊,你不属于我的……我不配拥有玫瑰花……”说完,她拿着玫瑰花,慢慢地打开门往楼上走去,在楼顶上她一步一步走到了楼的边缘。
  
  楼下是管村的车,车里坐着管村和几名手下,其中一名手下说:“管村先生,您认为武田会来吗?”
  
  “他一定会的,他们肯定接过电话,这么大个事,这个姑娘是不可能不告诉他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人这一生中有很多种离别,有一种是生离死别,我们要永远地记住他们,他们是我们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人,但还有一些人是背叛我们而离开的,这些人就好比肿瘤一样,我们要一刀切掉这颗肿瘤才能换回自身的健康,虽然你会感到很痛苦,但日后你会觉得那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
  
  这位手下听懂了,他说:“是,我知道了。”
  
  武田累得吐在了大街上,可他依然奋力地站起身接着往锦绣小区里跑,他还喊着:“张悦……你要等我……你要等我……”他双腿很软,可跑得依然很快,他跑到了马路的中央,突然,一辆卡车飞驰而过!巨大的冲击力把武田撞飞十几米远,并且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最后还是头先着地,他倒在地上捂着脑袋痛苦地叫着,卡车司机立即下来问他:“兄弟,你等一会,我叫了救护车,救护车一会就来。”
  
  可武田完全没有听他的,他头晕眼花地站起来,卡车司机担心的问他:“你受伤了,你等一下,救护车马上就到。”武田没有等救护车的时间了,而是继续往锦绣小区里跑。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五十分了,张悦穿着婚纱,手里捧着那束玫瑰花站在了楼顶上,楼底下的一位大妈猛地抬起了头看见她吓得差一点尖叫出来,那位大妈吓得大喊:“快来人啊!有人要跳楼了!快来人啊!”不一会人群就挤满了楼下。张悦脸上划过一条眼泪,她念叨着:“就算我死了,你也还是不肯回来看我一眼吗?”
  
  武田依然顽强的奔跑着,他一边跑一边喊:“你等我……别做傻事……”
  
  管村坐在车里,他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
  
  武田终于跑到了锦绣小区的楼前面,他猛然看见楼顶上站着穿婚纱的张悦,楼下挤满了人群!此时,武田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慢慢地流淌下来,武田深吸一口气跑过去。
  
  可这时,张悦哭得更厉害了,楼下的人劝她别跳,可这时的张悦完全听不见,她哭着说:“为什么我等的还没有来……”说完,她纵身一跃……
  
  武田跑过来大喊一声:“张悦!”
  
  但已为时已晚,那束玫瑰花伴随着张悦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武田扯破了嗓门哭着跑过去:“张悦!张悦!”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子弹打中了武田的腹部,武田被子弹打倒在地上,人群一听见枪声吓得尖叫着四处逃跑。武田吃力地站起来拔出腰间里的枪对着向他开枪的那两个人连续开了好几枪,其中一个人身体像透水的水管一样四处往外溅血,然后,另一个人也被打得鲜血染红了全身,他咆哮着跑向了张悦。
  
  这时,警察都来了,挡在了管村车的后面,管村立即钻出车,端起AK47对着武田疯狂扫射,武田刚转过身对他开枪可他突然发现枪里已经没子弹了!管村的枪“噼里啪啦……”地打出了一连串的子弹,子弹穿透了武田的身体,血浆从他的身体前后不断喷涌着,还有两颗子弹打掉了武田的两颗眼睛,最后又打掉了他的一只手!最终,武田浑身染满了鲜血倒在了地上……
  
  管村急忙转身对着后面的警察开枪,“开枪!”随着警方的一声令下,几百只枪口同一时刻向管村喷发着火舌,子弹把管村打成了筛子,管村晃动了两下一头倒在了地上。
  
  而武田,他满脸是血,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在地上艰难地匍匐着寻找张悦,他一边寻找着,嘴里还念叨着她的名字:“张悦……张悦……张悦……”可他怎么也摸索不到,张悦就倒在他的后面,武田一直向前摸索着,最终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重名作者概不负责)
  
  作者企鹅:646536601,希望与各位读者、高手交流,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故事
  
  

编辑:天使
复制 更多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