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爱情故事 > 伤感爱情 > 漫天的紫丁香

漫天的紫丁香

收藏 作者: 守望天使 文集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5-04-14 阅读: 在线投稿

  
  小曼跳下火车的时候,正是紫丁香花开的季节,整个城市里弥漫着紫丁香花那淡淡的香气,一簇一簇,淡紫、俏丽,十分惹人怜爱,小曼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了。
  然后她拿起了电话打给妈妈,妈妈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忙碌、急促,她说:“小曼,你自己打车过来,我出不去。”话一说完,电话里立刻传出了嘟嘟声。
  这声音让小曼感到沮丧,想想自从父母离婚之后,自己就像一个皮球被爸爸妈妈踢来踢去,她先是在奶奶家念完了初中,又在外婆家念完了高中,落榜之后,爸爸说他带着女儿不方便,于是把她踢给了妈妈,还好妈妈没有在推辞,否则小曼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此时小曼站在车站口发着愣,她在考虑是走着去,还是打车,如果打车她不知道兜里的钱够不够,要是走路,这地方她第一次来,她怕找不到妈的家。正犹豫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股力量,她被人撞到在地。她很不雅地从地上爬去,轻咬嘴唇,眼睛里含着泪水,像个受了委屈小孩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曼闻声抬眼望去,正好看见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和一双明亮的眼睛,只是这张脸上满是惊慌,额头上弥漫着汗珠。
  “没关系……”小曼拍着身上的土,然后去捡散落在地上的行李。
  男孩连忙伸手去帮忙,俩人的头偏巧碰在了一起,又是一声惊叫,然后俩人摸着头都笑了,夕阳正好映在他们脸上,金灿灿的美极了。
  “你去哪?”男人伸手捡起她的行李随意问道。
  小曼伸出手里面紧紧握着一个地址。
  男人接过纸条仔细的看着,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瞧着她说:“你去的是我家?”
  “啊?”
  小曼楞了,慌慌地应:“是我妈妈的家。”
  “噢?真怪,明明是我家地址,可是……”接着他看了一眼小曼,眼神中满是困惑。不过他看着拘束的小曼还是和蔼地笑了笑说道:“既然顺路我们一起如何?我有车。”
  “嗯!”小曼小心地偷窥一眼男人,答应的极痛快,一点没考虑身边的男人会不会是一只狼。
  小曼跟着男人上了车,男人熟练打着方向盘,一边问:“你叫什么?”
  “小曼!”
  男人看了一眼倒车镜,见坐在后面的小曼双手扒着车窗,眼睛专注的看着路旁的紫丁香,脸上荡着笑意。
  他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叫唐鸣。”
  “噢!”
  小曼随口应了一句,不过唐鸣敢打保票,她一定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他摇着头笑了笑,只好专心的开他的车。
  小曼觉得车开得又快又稳,那些紫丁香像是一条紫色的彩带在她眼前飘动。转眼间一栋别墅映入眼前,男孩直接把车开进了别墅的大院,当小曼拿着行李下车时,她看见了母亲,她穿着一件蓝色的制服样的衣服正在扫院子里的落叶。
  小曼轻轻的有些激动的叫了一声:“妈……”
  小曼的母亲抬起了头,显然一愣,然后快步走过了说道:“看见那间小屋了吗?那是我住的屋子,你先进去,回头咱们再聊。”
  唐鸣恍然,原来这个傻丫头是芳姐的女儿,芳姐是他家的保姆,做了十几年了。唐鸣冲着芳姐笑了笑,进了别墅。
  小曼很快在唐家安顿了下来,因为唐家正缺人手照顾唐太太,也就是唐鸣的妈妈,因为中风偏瘫在床。唐鸣这次放下手头的工作回来,也是为了母亲。
  俩人因为这个原因经常见面,唐鸣很健谈,他总是在小曼不忙的时候拉着她说这说那,小曼漫不经心地听着,她的心和她的眼更向往这蓝天白云,仿佛那里才有她想要的一切。
  唐鸣为自己叫屈道:“天有什么那么好看嘛?”
  “有哇!你瞧天多蓝、多广阔,阳光多灿烂,鸽子自由自在的飞翔,要是我也能长出翅膀那该多好呀!”小曼指着蓝天白云说道。
  唐鸣笑了,他把自己的手臂伸展在小曼身后说道:“瞧!我就是你的翅膀,只要有我,你想要的愿望都能实现。”
  “真的……”小曼的眼睛里泛着亮光。
  唐鸣嘻嘻笑着点点头就势把手搭在了小曼的肩上,沉迷在梦想中的小曼并没有觉得什么,可这一幕正巧被小曼的母亲看在眼里。
  当晚小曼的母亲破天荒的坐在了她的床上,摸着她的头发低声地和她说:“小曼!你觉得唐鸣好吗?”
  “嗯!”小曼轻轻的答道。
  “你们不适合。”妈妈的声音细小而低沉。
  小曼的心像是被针轻刺了一下,痛得她的脸有些抽搐,沉默了半晌她回道:“为什么?”
  “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妈妈的话有些残酷
  小曼听了再也没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一副很累的样子,那晚小曼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变成了灰姑娘正在焦急地等着她的南瓜车,可她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午夜的钟声过了,她才看见南瓜车缓缓而来,她刚想欢呼,可她同时看见了南瓜车上坐着王子和公主,他们那么般配,那么和谐,而她只是个灰姑娘。
  她是哭着醒来的,泪水慢慢的细细的流湿了枕头,这一刻她决定忘掉童话,忘掉那些不真实的梦。
  同在一个房檐下,她当然不能躲着唐鸣不去见他,只是见面的时候,她多了一份客气,客气的打招呼,客气的问好,客气的转身。
  唐鸣在她突然的客气下察觉到了什么,他没有追上去问清楚,只是跟着她,眯着眼靠在一边看着她忙忙碌碌。对于唐鸣的注视小曼视若无睹。唐鸣最终忍受不住她的冷漠,抓住她的手说:“我得罪你了吗?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小曼冷冷仰了她的小脸说:“我在工作,我在赚钱。”
  “赚钱?难道钱在你心里比什么都重要吗?”
  “是的!”小曼仰着头,痛快的答道。
  唐鸣松开了手,他笑了,笑得一脸的苦涩,他说:“你真笨,撒谎都不会撒,你的工资才多少钱?要是你做了唐太太这里的一切都将属于你。”
  小曼地下了头,她不敢看天,天的颜色太亮丽,晃得她的眼生疼,没等她再说什么,唐鸣早一甩手走了,一层水雾在小曼眼里弥漫他的背影越来越迷糊。
  当天唐鸣走了,傍晚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带着一身的酒气,站在小曼的屋子里,他的头几乎顶到了棚顶,他的泪像雨点一样砸在了小曼的心里,那一刻,小曼并不坚硬的心彻底融化,再也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和他紧紧相拥,爱来的太快,快的速度让两人彻底沉沦,可唐家别墅里容不下他们爱情,唐鸣的母亲刚刚好一点就被他们的事气的晕倒,小曼的妈妈当众给了小曼一巴掌,小曼哭着跑了出去。之后唐鸣没有让她再回唐家,而是把她藏了起来,漂亮的衣服,华丽的别墅,小曼成了这些的女主人,可她渐渐失去快乐,唐鸣不常来,他只能偶尔来与她温存,最近传说他要结婚了,小曼在电话里追问他是真的吗?
  唐鸣支支吾吾地说:“以后再和你解释。”
  以后是在唐鸣结婚之后,他这一个电话之后,整整地消失了半年,这半年小曼也从他的女朋友变成了他的情人,因为他已经在这半年里闪电结婚。他解释说:“小曼你别生气,我始终爱着的是你,我和她结婚只是迫不得已,我不想我妈妈再次中风。”
  小曼哭了,抱着柔软的真丝被哭一塌糊涂,唐鸣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除了名分他不会亏待她的。
  这话让小曼感到好笑,而且像极了电视剧里的情节,她从此成了一只金丝雀,郁闷的死在金子做的笼子里。
  那天唐鸣走了之后,小曼收拾了一下简单的行李,离开了金笼子,扔掉了手机,当她来到车站的时候,恰巧又逢紫丁香茂盛的时节,一样的花香、一样的景物,不同的是她那颗受伤了的心,从此不再单纯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 品 故 事 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763205332





 

编辑:天使
复制 更多
上一篇:修自行车的小伙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