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爱情文章 > 伤感爱情文章 > 夜店七品

夜店七品

收藏 作者: 葬花四爷 文集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5-12-27 阅读: 在线投稿

 她,总穿着一双红皮鞋,很红很红的那种。
旧城没有阳光,你和我的一个梦的好像。
昏暗的路灯下,泛黄的有点幽怨。我抓着她的肩膀哽咽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偏偏选择他,是在惩罚我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挣扎的甩开我,不想解释什么,就这样,事实如此,他才是我的男朋友。她转身就走,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失声痛泣。夜雨几重,华灯下,故里古巷,孤身一人。十一月,季节越走越深,枫正浓,霜染枝头,我打了个哆嗦,双手插进口袋,去踩灭还没熄的烟头。
此时此刻,我能辩解什么,麻木的从容,心里却心乱如麻,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思来想去,我有些不舍不得,是的,我和她分手了,她跟了别人,就此简单如是。
我也不知和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像她说的一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两个人一起去吃饭,她会把肥肉夹给我吃,我会把虾剥好放到她碗里,她会看电影把爆米花塞到我嘴里,我会把喝完的饮料瓶再给她喝。她喝不得,然后转向我,我们相视一笑,我们不会大手拉小手,她会靠在我的肩上,一起刷牙,一起躲在一把伞下面咯咯地笑。
这事要从前些日子说起,和以前一样,我们都会在场子里后院相见,一起回家,那日我早早的结束,客人走得早,我便换好衣服在老地方等你,等了许久,你没有出来。
我收到你的信息,你说陪客人去吃夜宵,让我早些回去。
我便回了信息去,在哪里?快回!
文昌路上的七里香烧烤,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回来。
我去接你。你等我。
不用了,你先回去。
我还是去接你吧,我不放心。
都说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我便开着小电驴回到我们住的地方。我没睡,只知道她回来,天快亮了。
次日,她又说要去和客人吃夜宵,我很生气,我就打电话过去,在哪里,我去接你,不许吃夜宵,她说,我马上就回去了,那个老顾客,不好得罪人家,我说不行,今天必须和我回家,不许和人家吃夜宵,再说,你已经下班了,谁啊,快来喝酒,把电话挂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我有点恼火,便去了文昌路,在烧烤店,我看见一个男的搂着她在喝酒,我跑到前去,拉着她就要走,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你干什么,我吼着说,我干什么,我带我女朋友回去!
搂着她的那个男的突然起身,拿起酒瓶指着我说,你敢带走试试,我抓紧她瞪着他说,怎样,我有什么不敢的,说完,他抡起酒瓶砸到我都是,酒桌上的其他人就抓着我一顿暴打,她抱着我说,别打了,别打了,他踢开椅子说了句扫兴,有本事别让你女朋友出来当公主,哪有夜场的猫不占腥。然后都走了,她抱着我哭着问我说疼吗?吓坏了得拿面纸给我止血,我推开她,踉踉跄跄的离开,她在我后面紧追不舍,回到宿舍,我们一句话也没说,我忍着疼痛,冲洗了一下,倒在床上,她抱着我哭了。
我冷笑着说,我们分开吧,
好。她转过身去,我们相背而睡。
第二天痛醒,发现她已经离开了,我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我承认我好没用,不能好好保护她。
再一次见到她,是个下雨天,她还是穿着那双红皮鞋,在雨中踩出水花,迎面和我走啦,擦肩而过。拿着小包径直而去,是他。打我那个人,呵呵。她上了汽车,远光灯照着我,雨水依稀可见,我欲哭无泪。
雨下得有点滂沱,漫卷的乌云笼罩的整个一条街,长夜未央,就着回忆,孑然一身,思绪涌上心头,慢慢得睡不着,好久没洗的床单开始发霉,雨水夹着晚桂的香气,在一座空城漫无目的等待,侧卧在床上冥想着以前的绮思柔情,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冗长,有些人,有些事,得不得己情不情愿,已经无法做主。相思的九曲柔肠只是一片心,我不知打哪儿说起,戛然而止,心悸微微一痛。
莫名的孤独失落,我知道没有人喜欢孤独,我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就像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我,下定决心,离开,荒城。
坐在熙熙攘攘的火车上,破旧的绿皮车走走停停,念念不忘这座城市,大抵是因为,这里有她和我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吧,淮左的收秋似乎比老家要晚些,金灿灿的稻谷眼看着便要入仓,年关将至,入冬凉寒,便备些酒菜,同吃同饮,该死,又想起你,半生浮梦,时间渐渐带走了我的年少轻狂,也慢慢沉淀了冷暖自知,人事已分,我败了,记得我和你说过吗,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既曰归止,曷又怀止。想简单的一起厮守,却不能安之乐之,早已心猿意马。没有和她道别,望着窗外,我给她发了一个信息,不想放弃,但是有气无力,大风把烈酒吹醒,方知当初所拥有的美好全是梦。我爱你,再见。
760打来的,我想了好久,没接,又打来了,我还是接了,她哭了,为什么要离开我,我以为我爱的是你爱的我,原来我也爱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给不了你什么,我更给你了你安全感,我没有他好,你还是跟他吧。便把电话挂了。
现在的我,已不那么悲伤,却也不那么幸福,我知道她是爱我,我也是爱她的。
后来听说,她再也没有穿过那双红皮鞋,因为那双红皮鞋是我给她买的。
我在难过什么,是那双红皮鞋而已!梦也不再像了。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梦,以碎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