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情感故事 > 教育故事 > 不可告人的梦

不可告人的梦

收藏 作者: 小 芦 来源: 《故事会》2009年第1期 时间: 2009-12-24 阅读: 在线投稿

  初三女生乐丹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整天无忧无虑地学习生活。一天,乐丹的同桌刘雁看到乐丹桌上放着一本精品笔记本,本子上有一个生动的米老鼠卡通图案,封面上还写着三个字:梦记本。只听说过日记本,“梦记本”又是什么呀?
  
  乐丹悄悄告诉刘雁,在她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早晨起来,把昨晚做的梦记录下来,渐渐地就记成了一本“梦记本”。乐丹有点得意地说:“如果每天一个梦,一年下来就有365个梦,你想呀,以后翻阅自己的梦记本,就是回忆一个个形形色色的梦,多有意思呀!”的确很好玩!刘雁迫不及待地说:“能让我看看吗?”
  
  “没问题,随你看啦!”乐丹大方地把梦记本递给刘雁。刘雁翻开本子,只见每天的“梦记”有长有短,最短的只有两个字:忘了。刘雁饶有兴趣地一页页看下去,呵呵,乐丹这个女孩真是太有意思了,她的梦真是千奇百怪呢:有一次她梦见自己参加了奥运会,上午夺得了跳高冠军,下午把举重冠军也捎带拿走了;还有一次,梦到自己变身为蜘蛛侠,保护着唐僧去西天取经;有时她也会梦到很惨的情况,比如考了全班倒数第一名,吓得不敢回家,四处流浪……
  
  乐丹的很多梦都特别有意思,加上她文笔好,语言风趣,看她的梦记本,简直像是在看一本童话故事集。后来,其他同学也听说了乐丹有一本记录了她三年梦境的梦记本,就纷纷来找乐丹借阅。乐丹来者不拒,为了公平起见,还给找她借阅的同学们编上了号,看完就转给下一号……一时间,乐丹的梦记本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课外读物。
  
  一个月下来,几乎班上所有同学都看过了乐丹的梦记本。有些同学还跟乐丹约定,以后记录了什么精彩的新梦,要第一时间给他们看!
  
  可是最近,刘雁发现一件怪事,一向落落大方的乐丹,忽然对外关闭了她的梦记本,谁也不借了,她把梦记本拿回了女生宿舍,每天把抽屉锁得严严实实,很明显是担心别人看到。为什么会这样呢?刘雁跟几个同学私下分析后,得出结论:一定是乐丹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梦,所以不敢把自己的梦记本给别人看了!
  
  刘雁猜得不错,乐丹是做了一个不寻常的梦。乐丹在这天的梦记本里,说这是一个“好奇怪”、“好恐怖”的梦。乐丹真的被自己的这个梦吓坏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保守好这个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做了这么个奇怪而恐怖的梦!
  
  十几岁的孩子,正是充满好奇的年龄,乐丹越是捂紧了自己的梦记本,同学们越是想看。这天中午,乐丹忘了锁抽屉就离开了,刘雁跟同宿舍的几个女生小心翼翼地拿出乐丹的梦记本,几个脑袋凑在一起,瞪大眼睛搜索起那篇“绝密梦记”来。几个女孩很容易就找出了那篇梦记,这篇梦记不长,两三分钟就看完了,看完以后,几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想说话,可谁都在心里憋着,一副忍着不说出来的样子。这时,有人敲门,是班主任张老师来通知开班会,刘雁赶紧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姿势,严肃地说:“谁都不许说—”几个女孩纷纷点头。
  
  但是,让小孩子保密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十几岁的女孩子。不出一个星期,班上所有同学都知道了那篇“绝密梦记”的内容。虽然同学们私下都传开了,乐丹却还被蒙在鼓里,仍然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梦记本。
  
  乐丹太担心别人看到她的梦记本了,还找来了工具,想在梦记本上再加一个锁,却弄不好,还差点弄伤了手指。平时上课,乐丹也会想着这个“恐怖”的梦境,都快有点神经质了,成绩开始下滑……
  
  一个周末,班主任张老师提议,组织全班去郊外春游爬山。这天阳光明媚,山上空气清新,同学都开心极了,一路说说笑笑,乐丹也很兴奋,一年也难得有几次爬山的机会呢!
  
  爬山的时候,同学们发起了竞赛,看谁先到山顶。乐丹累得额头冒汗,眼看离大部队越来越远了,这时,旁边递来一块洁白的纸巾。乐丹扭头一看,是班主任张老师。张老师大学毕业,去年才应聘到乐丹的学校做老师,他个子很高,人也长得文质彬彬,五官棱角分明,很有点韩国电影男主角的味道呢!不过,张老师戴眼镜,这点可要扣分了……
  
  乐丹接过纸巾,莫名其妙地感觉脸上蓦地一热。张老师微笑着问:“累不累?”乐丹点点头,喘着气说:“我、我爬不动了,老师您先走吧。”
  
  张老师却笑着说:“来,老师带你!”接着向乐丹伸出了手。张老师他竟然要牵乐丹的手?
  
  乐丹一时间都有点发懵了,这……这合适吗?可以吗?
  
  毕竟,乐丹是个大方开朗的女孩,稍一犹豫,就伸出手来。她的手被张老师轻轻握在手里,可她的心却紧张不安地跳动着,被一个除了爸爸以外的成年男人牵着手,这可是第一回呀!感觉旁边的人好高,他的手也很大!
  
  同学们都看到了张老师牵着乐丹的手,有些同学稍稍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这样的表情转瞬即逝,大家很快就继续各玩各的,似乎觉得这也没什么。
  
  就这样,从半山腰到山顶,张老师一直拉着乐丹的手,带着她爬山。渐渐地,乐丹的表情自然了,开始和张老师叽叽喳喳地说起了话。两人很快就赶上了大部队,刘雁和其他几个女孩子看到乐丹,招呼她去看山间的野花,乐丹高兴地跑了过去,而不知什么时候,张老师已经悄悄地松开了手,乐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呢,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春游回去后,乐丹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自己担忧了很长时间的事情,原来并没有什么可怕。乐丹在梦记本的扉页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任何梦都很正常,并不代表什么。其实,那个曾经令乐丹封锁梦记本的梦是这样的:
  
  昨天我梦见走了很长的路。起初是我独自一人,后来我开始朝高处走,像是在爬山,很高很高的山。爬着爬着,突然有一个人拉住了我的手,是一个男孩子!他很高大,年纪有二十几岁吧,他的手很有力,把我的手抓得很紧,但我觉得很温暖,很开心……
  
  就这样,我被他拉住手,我们走呀走呀,走了很长时间,我抬头看他的脸,刚好,他也在看我,微笑地看着我,我却吓得一下子叫了出来!他—是我的班主任张老师!
  
  怎么会这样啊?怎么是张老师啊?一开始我都不知道是他啊!我是不是犯错误了?我难道对张老师……哎呀,好奇怪好恐怖的梦啊!
  
  当初,刘雁她们偷看了乐丹的梦记本后,其他同学也渐渐知道了乐丹那个“奇怪恐怖”的梦,再后来呢,张老师也知道了。张老师经过一番思考,没跟乐丹说什么,只是在那天春游爬山时,特意拉了乐丹的手,张老师是想告诉乐丹:即使你真的拉了老师的手爬山,也没什么,何况只是一个梦而已。
  
  虽然张老师没有明说,但张老师相信聪明的乐丹会领悟自己的意思的。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上帝的黑板 下一篇:老师,我爱你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