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情感故事 > 教育故事 > 宠儿必是祸

宠儿必是祸

收藏 作者: 清风明月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5-05-10 阅读: 在线投稿

  大王庄有个陈员外,家资万贯。家中有五个女儿没有儿子,曾抱养一个儿子,中途又死了。眼看着若大的家业就没人继承了。
  
  说来也怪,一天妻子一个劲地呕吐,找郎中一看怀孕了。陈员外高兴极了,叫来三个丫环十二个时辰轮流守候,害怕出什么差错来。十月怀胎,最近老婆就要生产了,接生婆总是天天不离员外老婆前后。
  
  农历九月初九九时九分孩子落地了,一看是个男孩。陈员外高兴的哭了起来,连声说:“我有后了,我有后了。”孩子懂事以后宝贝儿子的要求老两口总是一足满足。可谓是要东给东,要西给西,要只麻雀给只母鸡。
  
  一次大姐抱他到自家公园的凉亭游玩,不小心腿碰破一点皮,他大哭大闹,在大姐的脸上打了好几下,大姐的脸都被他打肿了。回去后还告大姐的状,说大姐打他的。陈员外不分青红皂白让大女儿在地上跪到了大半夜。从此以后,五个姐姐只要谁带他都要格外小心。
  
  一天员外到泗州城会客,儿子非要去,员外说乖儿子只要你不去,回来爹爹买南京板鸭给你吃。由于生意谈的不如意,就把买板鸭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回来后儿子看见爹爹没买板鸭给他吃,大哭大闹,又是打爹爹,又是打亲娘。还扬言,父母太坏了,不能让坏人留在这个世上。我要让你们***,***。说着他把平时练武术的大刀放在磨刀石上磨了又磨,磨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知儿没过父,爹爹知道儿子平时骄横贯了,今晚一定要杀他们老两口,老两口商量,想什么办法能让儿子这口气消了呢?他们用两个冬瓜做人头,把床支成人在睡觉的形状,自己就躲在衣厨里看儿子如何杀他们。
  
  半夜时分,儿子手提大刀冲进父母的房中,抡起大刀照床头就是一刀,只听咔嚓一声,儿子认为爹爹被杀死了。他丢下大刀回头就跑即惊慌又害怕,一夜之间也不知跑了多远,天亮时才知道他跑到离金陵不远的滁州。由于无家可归,他天天都在滁州地界要饭。
  
  这年冬天下的特别大,又冷又饿的他晕倒在一座大豪宅的前面。第二天早晨被扫雪的佣人发现,赶忙报告家里的主人,主人过来一看,是个眉清目秀的孩子。原来这座豪宅的主人正是大文学家、大诗人——苏轼。醒来后苏轼问他家庭情况,他哪敢说真情,只说自己是泗州人氏,家中父母双亡,生活没着落,没办法才逃荒要饭的。苏轼看这娃还算聪明,对手下人说:“给我做个书童吧。”在后来的十几年中,苏轼把他当亲儿子看待,精心传授他做人、做事、学业等学问。
  
  有一年大考他考中了进士,后被外放到他家乡泗州当知府。经过苏轼的调教,陈知府已变成了爱护天下苍生的仁慈好人了。到泗州上任以后,他时常在想自己的家现在不知怎么样。爹爹被我杀死了,姐姐和娘现在如何。
  
  一天,他打扮成一个算命先生来到自家的门口,门旁坐着一个瞎老太,看到娘他心如刀绞,真想马上叫一声娘,但他欲言又止。大娘您的眼怎么看不见的,说来话长,都是哭儿子哭的呀,儿子失踪已二十年三个月二十二天了,今年应该是三十八岁了,说话间,走来一位老爷爷,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我的亲爹吗?被我杀死了,怎么现在还活着
  
  陈知府说老大爷,老大妈我给您二老算一卦,不要钱,如果算的对,你就管我一顿中饭。说心理话,自己算自己家的事,哪有算不准的道理。午饭后陈知府把自己的父亲叫到家后,指着一颗拳头粗的桑树说:“老大爷你能把这棵桑树育成弓子吗?”老大爷怎么育也育不成弓。他又指着一棵小桑树说:“用这棵小树看能不能育成弓,老大爷没费多大劲就育成了一把漂漂亮亮旳弓。如果你从小不娇生贯养你的儿子,当他做错事,就去教育他如何改正错误,当他的脚破了后还无理地怪他大姐的时候,你不该叫他姐姐跪上半夜。人和树一样,要从小就开始育,长大了翅膀硬了想育就育不过来了,就像我。说着陈知府扑通一声跪在老员外跟前。
  
  你、你、你、你是……爹、爹、爹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子儿哎!说着爷俩抱头痛哭,儿呀,我今天才认识到“宠儿必是祸呀,要不是苏大人,我那可怜的儿哪能有今天哎!”
  
  

编辑:天使
复制 更多
上一篇:猫腻儿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