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现代故事 > 微小说 > 买来的女人

买来的女人

收藏 作者: 守望天使 文集 来源: 原创投稿 时间: 2013-05-29 阅读: 在线投稿

  柳河子村是个有名的穷乡僻壤,村里的女人都想外嫁,男人因此找不到媳妇,有点门路的人家会花上几千块钱,在人贩子手上买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做媳妇,村里的人不知道这叫犯法,只知道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
  
  还记得那是一个淡热的夏天,水生和几个伙伴在小河边玩水。突然一个神色慌张的女人,跑到小河边,她怯生生看了孩子们一眼。瞧她大约二十一二岁样子,头发缭乱的披散着,脸色苍白嘴角还有一小块血迹。眼泪直在浮肿的眼眶里打转,她的到来把水生和几个伙伴都吓楞了。
  
  这时远远传来吵杂的脚步声,她哀求的看着孩子们,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然后躲在水生的身后,小声对他说:“求你,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
  
  水面荡起的涟漪刚刚平静,便有一群人围过来了。垫着小脚走在前面的是水生的姨婆,她大声呼着水生的名字,气喘吁吁地问他看见一个女人没有,接着他看见姨婆家那个五大三粗的儿子凶神恶煞地冲过来,手里还捏着一条木棍子。水生吓得浑身一抖,指着水里说:“在这里……”
  
  姨婆的儿子跳进河里,一把把那个女人拽出了出去。那个女人惊恐地挣扎着,回头死死的看了水生一眼,水生一哆嗦低下头。
  
  后来水生听妈妈说:“姨婆家的女人是买来的。”妈妈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抱着我说:“女人命苦,要不是有你我早就不想活了。”
  
  这话恰巧被水生的父亲听见,水生的父亲咣当仍了手上的锄头,蹲在门口大口大口的抽着烟,水生知道父亲马上要打火了,而且知道父亲发起火来有多恐怖,他吓得撒腿就跑,边跑边能听见父亲震山震地的喊声,和母亲凄惨的哭泣声,这声音几乎伴着水生长这么大,每次水生都会吓得面色苍白浑身发抖。
  
  水生再次看见那个女人是在秋天的一个下午,她艰难地推一辆车子,上一个斜坡,姨婆的儿子悠闲的站在边上。女人眼睛里含着泪,喘着粗气,像匹牲口一样。水生还留意到她经常到河边去洗一大堆衣服;亲眼看到姨婆的儿子用皮鞭抽打她,那时她的肚子微鼓,姨婆上前扇了儿子两个嘴巴,她儿子才骂骂咧咧的松开了女人,姨婆摸着女人的肚子说:“傻闺女认命吧!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跑啥呀?”
  
  女人掩着面呜呜的哭着,那声音凄凄凉凉,像一根鞭子抽打着水生的心。
  
  从此水生尽可量躲着她,不看她那忧郁眼神。后来听母亲说她生了生个儿子,水生偷偷去看,见她头上扎着个白肚皮毛巾,坐着炕上抱着孩子,脸色沉静,看不出是喜是优。
  
  后来水生长大了,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一次水生听见母亲和父亲商量,水生大了这媳妇不能不娶,瞧着村里也没有合适的,不如买一个吧!
  
  父亲抽着眼袋,没言语,半天才点点头。
  
  而水生像邪魔俯身一样跳出来大吼:“不!我不要买来的。”说完他一口气跑出了家门,搭上火车远远的走了。
  
  多年以后水生回到家,带着妻儿。父母早早站在村口迎接着他们,那天母亲最高兴,拉着水生的妻子问东问西,问的最多的就是妻子老家的近况。
  
  然后高高兴兴为他们准备吃喝,夜晚妻子带着儿子去睡了,他见母亲仰着头瞧月亮,眼角有泪珠闪动,水生轻轻走过去,听见母亲在喃喃自语,水生追问了几次,才知道妻子的家乡,也是母亲的家乡,他说让妻子回老家的时候,给母亲的亲人们带个好。母亲不依,她悄悄对水生说:“哎!被卖到这里二十多年了,他们早以为我死了。”母亲说完没有流泪,只看着天上黯淡的月光神情越发苍老了。
  
  母亲的情绪影响了水生,他看着这山这水,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才能把漫山遍野的红樱桃运到城里换成钱,怎么能把水里的鱼虾换成钞票,怎么从根上改变贫困。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 品 故 事 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763205332



 

编辑:天使
复制 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火车上的惊心一幕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