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笑话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现代故事 > 幽默笑话 > 阿P故事·阿P得奖

阿P故事·阿P得奖

收藏 作者: 左怀利 来源: 故事会2010第19期 时间: 2010-10-01 阅读: 在线投稿

  阿P参加“布鞋杯”有奖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根据大赛规则,他将得到价值五千元的奖品。媳妇小兰听到这个消息,不无遗憾地说:“这奖品要是现金多好。”阿P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知足吧,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还要挑剔呀?”
  
  到了领奖这天,阿P按照报纸上公布的领奖方法,骑着电动车去了一家赞助企业。办好手续后,人家挺热情地问阿P:“奖品怎么带回去呀?”阿P开心地说:“没事,没事,我开着电动车哪。”人家一听就笑了:“知道什么奖品不?是我们厂新研制生产的布鞋,按出厂价每双十二块五,奖给您四百双布鞋,十几箱子的货呢。”
  
  阿P一听头就大了,“你们不能奖点实用的?这四百双鞋,我穿到哪年哪月呀?”那人态度极好,说:“鞋子还不实用?再说了,我们还没收你个调税哩。”阿P想想也是,只好到路边租了一辆车,把布鞋拉回了家。
  
  小兰在家正等着特大好消息,一看那么多鞋,立刻就嚷嚷起来:“怎么回事啊,这就是奖品呀?”阿P在路上已经有了主意,他得意地说:“这些鞋,我阿P能把它换成钱!”小兰望着这十几箱子的货,赌气地说:“那你就别上班了,卖鞋吧。”阿P一拍大腿,说:“夫人真是高人,与我想到一块去了。我要把鞋送到我妹妹开的商店去,让她代卖。”小兰一听笑岔了气:“你开玩笑吧?妹妹开的是蛋糕店,能卖布鞋呀?”阿P说:“能,咱也搞有奖促销,在门口设个专柜,买蛋糕送布鞋……”
  
  阿P把布鞋送到妹妹开的蛋糕店,可这种鞋式样太老,城里人根本不屑一顾,一个月才送出两双鞋。阿P一想,照这个进度十年也卖不完呀,不行,得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他让小兰找来两家的家谱,把上下三辈子的亲戚核实了一遍,终于查到一个在偏远农村开小卖部的表叔。阿P打电话同表叔商量,表叔很爽气,立马答应:“没问题,布鞋在农村还是有市场的,赶紧送来吧。”阿P一听欣喜万分,当即租了一辆车,赶了大半夜的路,把布鞋给表叔送了过去。
  
  了却了这件心事,阿P的心情无比轻松,当天夜里就做了这样一个梦:一双鞋卖它二十元,四百双鞋就是八千元,人山人海的农村集市上呀,人挤着人都在抢着买布鞋呢,那火爆的场面就如同城里人挤公交车一般。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表叔却一直没捎信来让阿P去拿鞋钱,阿P琢磨着,或许是表叔太忙,忘了送信?看来还得自己走一趟。阿P买上烟酒,满怀希望地赶到表叔的小卖部,一看,立刻目瞪口呆:那一箱箱鞋还在那儿放着。“表叔,这、这……”
  
  表叔说:“天太热,不是卖布鞋的季节,这些日子,只卖掉了八双。”怎么会这样呢?阿P问表叔:“你是按多少钱一双卖的呀?”表叔说:“加了点,我不能做亏本生意吧?”阿P连连点头:“理解,只是你加了多少?”表叔哼哼哈哈,好半天才说:“加了二十元,每双卖四十元。”阿P当时鼻子都气歪了,好家伙,这鞋价加得也太离谱了,你当皮鞋卖呀?
  
  告别了表叔,阿P无精打采地来到村口车站,突然,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挡在他面前,阿P一看,原来是自己小时候的伙伴二子,只见他神秘兮兮地说:“你托那些奸商卖怎么行啊?鞋的本钱又不是他自己的,他不着急。这无本的买卖,他能不把卖价提得高高的?卖一双赚一双,卖不了拉倒,你就等到猴年马月吧。”
  
  听听二子的话,阿P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可是,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呀!二子干咳了几声,压低嗓子说:“这样吧,我正带着百十号人干建筑呢,你把鞋给我,我发给民工,也算顶一部分工钱。”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可是,阿P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那咱亲兄弟明算账,这鞋钱……”二子伸出一只手来,用劲地拍着阿P的肩膀,说:“咱们是从小长大的哥们,这点钱还能出问题?等人家把工程款给我结了,我立马给你鞋钱就是。”阿P到这个时候也真没了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回到城里,阿P找辆推车,到表叔处把鞋拉回来,送到二子的建筑工地上。
  
  眼看春去秋来,二子一直没给阿P鞋钱,逼得阿P几乎天天打电话催问,二子总是说:“快了快了,就这几天了。”阿P只好一等再等,小兰比阿P还要着急,催着阿P找上门去。
  
  没办法,阿P便买上烟酒来到二子的家,二子在家正喝酒呢,阿P小心地问:“工程款结了吗?”二子大大咧咧地说:“倒是结了大部分,只是钱又被上家扣住了。这样吧,反正这鞋你也是白得来的,等明年秋天行吗?”
  
  阿P一听气得直哆嗦:“这怎么行呢?我点灯熬夜换来的东西,怎么成了白得来的呢?你给不给,我阿P也不是省油的灯!”二子赶紧赔着笑脸,说:“要不这样吧,他们还欠我一些工程款,我把欠条给你,我想你阿P出马,什么事办不成啊?”
  
  阿P被人一捧,有些飘飘然,他拿着二子给的欠条,找到欠工程款的面粉厂。厂长接过欠条,一看就说:“我们工程款早就结了,这是扣的质量保证金,要一年之后,工程没有质量问题才付。”阿P一听头又大了,再等一年,我头发都白了。阿P一想,他有个同学在局里当个小头头,干脆买点礼品,去找他帮忙吧。
  
  事情七转八拐的,总算有人出面说话了,面粉厂的人就看在有关部门领导的面子上,回复阿P:“要想提前结账也行,来拉面粉吧。”阿P和小兰一合计,这也行,总比等上一年要好,小兰说:“这面粉是吃的东西,肯定比布鞋好出手。你不是有个文友在织布厂管后勤吗,找他帮忙,把面粉卖给他们厂子的职工食堂,不就换出现钱来了?”这可真是个好主意,阿P当即给织布厂的文友打电话,文友满口答应:“不就是几千斤面粉吗,送来就是,我们厂子的食堂,一天用量百多斤呢,没问题。”阿P又厚着脸皮问他:“能不能立刻兑现钱呀?”文友说话就结巴了:“这可没有先例,必须用完以后才行。”小兰算了算时间,说:“不过个把月的时间就能吃完了,咱也不差这几天。”
  
  一个月后,阿P让文友把面粉钱结了吧,文友说:“我刚刚催过厂长了,只是最近厂子效益不好,临时抽不出钱来,再等等吧。”于是,阿P又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之中。
  
  可是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阿P正和小兰看电视新闻,突然接到文友打来的电话,文友着急地说:“厂子的状况不妙,出口的一批布出了质量问题,赔大了。”阿P吓了一跳:“会不会倒闭呀?”文友说:“说不准呢,你赶快来,看看有什么可以顶债的。”
  
  阿P一听立时懵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呀,一年多了,这四百双鞋怎么卖来卖去换来的还是东西呀?小兰也埋怨阿P:“你这是得的什么奖,一分钱没见,反倒赔进去不少,还让人心里天天烦恼,真不如当初压根没这事呢。”阿P想想也真是,这哪是鞋呀,就是一个催命的。这织布厂要是破产了,咱们的鞋钱,也就是面粉钱,那可就打水漂了呀!
  
  阿P和小兰急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立即租了一辆车来到织布厂。文友一看到阿P,他是一脸的歉意,直说对不起,立即悄悄地把阿P俩带到他们的仓库门口,指着一箱箱东西说:“趁法院还没查封,赶紧拉吧,货号很全的,随便挑,都是厂家进了我们的布不给钱顶来的货。”阿P忐忑不安地走进仓库一看,又好气又好笑,你猜怎么着,满仓库没别的,全是布鞋!
  
  小兰傻傻地愣了半天,有气无力地问阿P:“咋办?”阿P一咬牙一跺脚,干脆地说:“拉!”
  
  在回家的路上,小兰心事重重地问:“这事咋办呀?家里没处放,看着还闹心。”阿P突然胸有成竹地说:“咱们直接送到市中路33号,一次性处理,人家全收了。”小兰一听有些吃惊:“你是不是气疯了,脑子没烧坏吧?”阿P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你放心,我已经打过电话,这次一定一了百了!”
  
  车子来到市中路33号办公大楼前,车还没停稳呢,人家就立即热情地迎了出来,好多人一起动手帮忙卸货,嘴里还不停地对阿P说着感谢的话。清点好件数后,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对阿P说:“您尽管放心,我们保证按您的要求立即发过去,请您在登记表上签个名吧。”阿P接过那张登记表,看都没看就签上了小兰的名字。小兰已经弄明了事情的经过,她莞尔一笑,嗔怪道:“别光写我的名字呀,把你的也写上。”
  
  阿P夫妻俩终于解脱了,无鞋一身轻嘛,阿P和小兰手挽着手,走在洒满阳光的回家路上。这时,阿P又接到一个短信:您年初参加“诚信杯”征文大赛的那篇文章获奖了。阿P赶紧发短信问:发现金吗?不一会,短信回复了,阿P 看着短信,神情慢慢激动起来,他拿出一张名片,按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红十字会吗?郝主任呀,我们还有东西要捐呢!”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深度阅读